小说天下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秀才家的小娘子 > 嗯啊爽啊轻点… - 那些想讨好全世界的人
    吴爷爷的一句话把在座的人都惊了一跳。

    吴母虽然有这个想法,也只是试探的跟贺兰提了提,并没有想过逼着守孝的贺兰跟儿子成亲,虽说因为意外的的发生别人也不会讲究,可多少有点于理不合。

    “爷爷……”吴清竹下意识的先看了看贺兰,然后又看向爷爷,可开口了又不知道怎么说,他是想娶这个女子的,可是……

    “这个事情没有回旋的余地,我待会就去你二爷爷家,老大媳妇,接下来的事情你该忙活就忙活起来,我们吴家总要留个后才好。”

    摸着胡子的吴爷爷不等其他人开口便起身出了房门,留下一屋子的沉默。

    过了几分钟吴父先起身开了口:“我去你二爷爷家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要忙的,泉哥儿,你也跟我去看看。”

    这时吴母也反应了过来:“对了,梅姐儿,你跟我回房,脚上的药今天还没涂呢。”

    “唉,娘,这就来。”

    几个人的相继离开,显然,是想给两个人留点说话的空间。

    在其他人走了后吴清竹跟贺兰两个人便呆呆坐着,而后又扭头看了看贺兰。把自己的小板凳往贺兰的地方挪了挪,又瞅了一眼,看贺兰没反应,就大着胆子又挪了挪。

    在距离只有一个凳子的距离方才停了下来,又扭头看了一眼,搓了搓手,把手放在离火近的地方。

    “你是不是……是不是不愿意……爷爷说的。”吴清竹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不知道开口。好不容易开口了,又不知道自己这么说对不对,低头拿了一根树枝在地上乱划着,就怕得到自己不想得到的消息。

    贺兰先是别扭着扭了一下身子,这才开口回答:“也不是吧。”

    “嗯,嗯,那个,我们成婚吧。”吴清竹觉得作为男子这么怂的,这个也是自己认定了妻子,不管以后怎样他是不愿让她从自己的世界离开的,即使自己离开也要让她的名字前加上自己的名字。

    就算别人说自己自私,时间也不对,可他就是不想等了,既然爷爷开了口,自己再不抓着这次机会,真是男子抽风了。

    按说两个人在官府签了文契,没办婚礼也是夫妻,可他一点也没有觉得跟她是两口子,甚至觉得贺兰打心眼里就没有想过嫁给自己这件事情。

    贺兰刚从地上拿起小石子的手也是一顿,忽而想了想,又开口:“好。”

    然后起身,回房。

    看着贺兰的身影,吴清竹想:她这会儿应该是有些厌烦的吧?先是强迫性的把她买回来,现在又逼着她嫁给自己。

    毕竟早上才说了自己“流氓”,到了晚上就成了“恶霸”。以后是不是更加的不得小媳妇的待见了?

    想多了的吴清竹不知道贺兰的小算盘也已经打好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身世危险,无亲无故。只要明天嫁给了吴清竹,便定算是在这个家定了下来。又预计很长的时间两个人见不到面,所以自己还是过着一个人的生活,多好啊!

    就算之后他回来了自己只要侍候好一个人,便拥有了自己想要的生活,想要的家,想要的亲人,也是不亏。

    再说了这个男人也不差劲,对自己也挺好的,孝顺长辈,还有上进心。

    就算履行了夫妻义务也不一定能怀上,万一有了也没啥,有个孩子也挺好,归属感会更强,也算是落叶生了根。没听说过一句话吗,丈夫啥的都是虚的,只有把孩子养大了,教育好了才能跟自己一条心。

    既然不舍得现有的生活就要舍得一些东西来换取,毕竟有舍才有得,不能太贪心。

    既然想通了也就没什么让自己纠结的了,也知道自己对吴清竹的感情没有很深,顶多也就是懵懂的男女关系初期。这感情的事情是可以培养的,等他回来后再多培养培养,只要两个人肯向对方靠拢,那就不会有太大问题。

    躺在床上的贺兰,脑子里最后一个想法便是:嗯!终于有个家了!”

    清梅看着睡着的贺兰很纳闷,从前两天的迹象表明贺兰是有一些不想嫁给哥哥的,天天愁眉苦脸的。

    她娘还偷偷的让自己打听打听贺兰是怎么想的,自己也问过,贺兰只说是自己没想好。

    那没想过不就是不想嫁嘛,害得自己都在纠结以后要不要搭理她,可现在是什么情况?回来后脸红扑扑的,睡觉嘴还是咧着的,到底是同意了还是没同意?

    吴清竹告诉母亲贺兰同意的消息后,便回了昨晚地铺的地方,爷爷的房间因为下雪,湿了一大片,晚上过于阴冷,所以便要在堂屋地铺上再睡一晚上。

    吴清竹一想到一个人睡便也懒得回房睡,索性便跟吴爷爷两个人挤一挤,也能暖和些。

    脑袋里七想八想的,总觉得睡不着,翻了几次身后突然听得背后传来一声叹息。

    “哥,你是因为明天要成亲了睡不着吗?”吴清泉先是把头往吴清竹身边挪了挪,小声的说着话。

    吴清竹裹着被子翻个身,看着自己的弟弟:“吵到你了?”

    “还好,就是感觉你心事重重的,有什么不好的吗?还是嫂子不愿意嫁给你?”

    吴清泉原先可瞧不上贺兰了,被买回来的女子,身后又没有娘家护持,以后也是无依无靠的,以前还在别人家里做丫鬟伺候别人,多少有点让他心里别扭。

    后来慢慢的相处中又发现贺兰的学识跟见闻并不比自己少,就平时背书被她听到过几次就能背熟,背错了还能帮自己指点出来。

    以前的哥哥跟爷爷注释和解释自己大多都看不懂,偶然一次讲给贺兰姐听,她用一种更简单的方式跟自己解释,这时的自己的便会恍然大悟。

    再说平时见到的姑娘家大多扭扭捏捏的,见到人大多时间都躲起来,或者有爱说话的总是东打听西打听,可是贺兰姐不一样。

    她平时安安静静,见到人并没有唯唯诺诺,眼睛也很清澈。平时有事的时候大多也是自己解决,很多自己不知道或者不懂的事情她都能帮自己解决。

    家里有些东西要用到的时候,总是有一些找不到,这个时候跑去问贺兰,在她指出来的地方总能找的到。

    家里的活计只要有时间便会主动做好,从不用像姐姐那样叫着才会干,做完后娘还要再做一遍。

    在加上有手艺能挣钱贴补家用,总给人一种别样的感觉,就是很独立,很吸引人,自己想象中的妻子好像就是这样的。

    说到这可能多少有点误会,可吴清泉却没有别的意思,他想表达的只是贺兰的好,想说这样的好女子,不应该碌碌一生,不应该平淡无奇的操持家务,被岁月蹉跎老去。

    “我……我怕我回不来,我怕我负了她,我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多少有点恐惧。”吴清竹看着外面打进来的月光出神的跟自己的弟弟说出了心里话。

    是啊,他也是怕的,今年也不到二十一而已,自己都不知道未来的路怎么走,而村里人都已经把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

    就像村长说的,自己大小也是个童生,去了也是一个执笔记事管事的,多少也能说着话,村里人以后就指望着自己能帮着说点好话活动活动关系,能过得好,做些相对好干一些的活计。

    “哥,你这次回来变了好多,我记得你以前意气风发,做事从来都是心有成竹。不管发生什么都能坦然面对,可现在你让我看到你的犹豫不决,甚至是软弱的一面,是发生了什么吗?”

    吴清竹想了想,叹了一口气,原来没感觉,没想到弟弟的一句话让自己突然想通了一些事情,看来自己是有点迷失了自我。

    “我去了一趟京城,我看到了人命的不值钱,我看到了穷人跟富人的差距,看到了权贵跟平民的差距,还看到了皇权的腐朽。你能想象走到大街上都被人随意驱打取命,断头台每天都有人送命,一路上你根本分不清是劫匪,还是官员。看着一路上的难民百姓,看着那些人性的丧失,我忽而觉得当官的意义何在?人活着的意义何在?”

    吴清泉想了想哥哥的话,这是没有了斗志吧?

    “我记得娘说过,庙里的住持师傅说人生来就是受苦的,世间的衰败便是我们所要经历的一种。我想这些事情的发生可能就是为了让我们变得更好才存在的,就像我经历了摔倒才学会了走路。”

    吴清竹没有回答,继续看着窗外。

    “你别多想了,我先睡了,你明天还要成亲,要是满脸憔悴的说不得兰姐姐更不待见你!”

    吴清泉的一句话成功的引起哥哥的目光,只是这会儿他已经翻了个身,看不到哥哥那有点小扭曲的脸庞。

    吴清竹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不如一个孩子想的通透,皇朝的衰败,迎来的说不定就是繁盛的时期。

    受苦的人去世说不得便是一种解脱,一些官员的腐败并不代表所有人的腐败,总会需要他们这行年轻气盛,苦家子出身的才子才会明白百姓的疾苦。
  

  

http://www.xstx.com.cn/133_133537/381624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xstx.com.cn
小说天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xstx.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