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秀才家的小娘子 > 乖宝贝腿张大一点吸舔m - 做到下不了床gl
    时间匆匆而过,今天也就是大年三十,也是吴铁柱结婚的日子,谁也没想过时间是这么赶。

    贺兰听草儿说: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这些工序一样都没有落下。

    整个婚礼也体现了奢华,奢华也分了层次,族里有脸面的都被请去了酒楼,剩下的便被吴家老二组织在村里吃了一个没有新人的酒席。

    吴清竹一家并没有去,总总迹象表明他们家这次真的是被人耍了,而他们又不能做什么,家里人也只能吞下这口窝囊气。

    吴父从早上一直蹲在院子里抽着烟,吴爷爷坐在书房发着呆,清梅已经好几天没从房间出来了,吃饭都是贺兰送过去的。

    从那天晚上到现在清梅的哭声总是不间断的响起,此刻的贺兰也有点担忧,人一多想就容易想歪,想多;看着家里人一个一个的阴沉脸色,她真怕这个家里因为点什么事把自己赶出去。

    到了中午的时候吴村长家的老二来了家里请一家人去吃饭,人家客客气气礼数也做的周全来请人,吴爷爷便让吴父客客气气的把人送了出去。

    好在来的管事的也知道中间的来由,并没有强求,客客气气拱手拜别也就去了别处。

    到了晚上贺兰吃着在这个世界的第一顿年夜饭,也有点食不知味,清梅不在,其他人还是心不在焉,这样的的饭桌上真是让人如坐针毡。

    贺兰忍不住想如果吴清竹在,会不会给她一丝心安?答案是:会的。

    贺兰睡前想了想,如果当初她醒来见到的不是那个光站那就给人安心可靠的男人,自己可能就不会跟着陌生的男子回家。也不会过这么久时间的踏实日子,也不会体会到家的感觉,虽然自己不承认,但吴清竹确实给了她所谓的依靠感。

    迷迷糊糊睡到半夜就听到家里的大门被敲响了,隐隐约约听到像是吴清竹的声音,然后就听到吴父开门的声音,紧接着就是“是我”的一声回复。

    贺兰一个激灵披着衣服起了身,打开门后果然就看到了吴清竹的身影,依靠着打下来的月光,贺兰不由得想,这个男人瘦了,衣服也都是褶皱,没想到也开始留起了胡子,略显的有些成熟。

    贺兰往前走了几步就想说句话打个招呼,犹记得上次走的时候两个人还有些闹别扭,也不知道他这次有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吴清竹接下来说的话让听到动静从屋里开门出来的家人吓得不轻。

    “爹,我现在没工夫跟你多说,你快点把家里值钱的东西赶紧收一收,该放起来的赶紧找地方藏起来,流寇要来了,往前几个村子已经被洗劫了,不到一两天就能赶到我们这。”

    “啥!流寇!天杀的!”吴父显然也有点着急。

    “你们赶紧收拾,我现在去村长家,让清泉赶紧叫醒附近的几家。”吴清竹说完话后便着急忙慌得出了门。

    贺兰还是真的头一次听到马贼这个称呼,大约能猜到是土匪的意思,看着家里人着急忙慌收拾东西的样子有些无从下手。

    醒来的清梅得知哥哥送过来的消息,顾不得伤心难受的,赶紧从床上跳了起来帮忙收拾东西,趁着一些空档还跟贺兰解释了一下。

    流寇也就意味着兵乱,战争,这些人跟土匪没两样,走到哪劫掠到哪,还会把村里的壮劳力收编麾下,然后组织一场又一场的战乱。

    官兵也会出来剿匪,只是他们这个县城的县太爷是没有什么本事的,听说有流寇立马吓得关城门,在加上整根县都是穷人,又因为他们这地方偏远,流寇之类的也不会来这边。

    “那为什么这次就来了呢?”

    “不为钱财就是为人白,我估计是被朝廷的兵追赶到这了。”

    “那大家为什么不反抗呢?”贺兰觉得不应该组织抵抗吗?为什么都在收拾东西准备逃呢?

    “他们手里都是大刀,锤子等各种武器,我们也就是棍子和锄头,能干啥?再说,一个村子的男人就算都冲上去拼了命,剩下我们这些孤儿寡母的,你觉得下场能好吗?”

    贺兰沉默了,险些忘了,这个时代跟以前不一样了,自己想在家里这么久了,铁器都很小见。

    等家里东西收拾差不多了就听到了村里响起来的敲锣声,以及挨家挨户的叫门声。

    村子里大概四十户人家,此刻都带着自家的家当站在了祠堂的广场上。

    吴村长简单说了下流匪的事情,便组织着大家摸黑进了山。

    冬天山上气温很是寒冷,此刻的天还是黑乎乎的,男人们走在外围举着火把,老人孩子和女人相互扶持着走在中间。

    一直走到了下午,才走到一个较大的天然山洞,一直往里还是挺深的,有点像是防空洞,空间也够大,足够村里的四十户人家居住。

    清梅告诉贺兰,这个是祖辈传下来,这个地方救了村里好多回,山路不太好走,这个地方也不太好找,即使流寇土匪的知道他们在山上也不会上来,实在是过于麻烦。

    村长挨着划分了地界,整个村子的人也就此落了户,一家一块小地方。

    吴爷爷把吴清竹叫到身边小声的问着到底什么情况。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没说上话,一家人也只是知道有流寇。

    吴清竹的解释是:他本来是陪着老师去京城看望儿子的,说好的开春回来,老师的儿子有意把老父亲留下,吴清竹便想着自己先回来了。

    刚好有商队要往这边走,便跟着一起上了路。途径隔壁县的边缘村子,便看到抢掠过的痕迹。跟一个孩子打听,才知道有一队人把村里的壮劳力带走了,又因为找不到多少吃的便一把火烧了村子,反抗的人都被杀了。

    “我看着是从南方来的,从那边往前就是京城的路,肯定会路过我们这里,我估计这次的战争不会小,看着行路的痕迹倒像是有训练有组织的军队。”

    吴清竹说话的时候忍不住舔了舔舌头,从他得知这个消息到现在滴水未沾,一路上拼了命的往家赶,生怕晚一点就见不到家里人,好在自己赶上了。

    一直注意两个人谈话的贺兰注意到吴清竹干裂的嘴唇赶忙装着水的竹筒递了过去。

    正这个时候吴村长也从那边走了过来,张嘴想开口,又有点问不出来。

    “村长叔,有啥事您就说吧,我知道的肯定会回答您。”吴清竹这时候还不知道两家的情况,一如既往热情的打着招呼。

    “我想问问,这次的流匪会不会跑到城里作怪?”吴村长担心的是自己儿子,昨天办完婚礼,便跟新娘子留在了城里,县太爷都发了话,他们老百姓也不好拒绝。

    吴清竹皱了皱眉头,他也发现了,一直没看到铁柱的身影,村长这么问,这小子估计被困在了城里。

    “叔,我不敢打包票,但我肯定的是这次的流寇不是寻常的那些,我远远的看到过他们的队伍,像是从军队出来的。如果他们想,就咱们这个县城,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攻破。

    吴村长得知这个消息后,黝黑的脸更加的黑了,跟吴清竹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不明情况的吴清竹扭头看着自己的爷爷:“铁柱没回来过年?”

    这会的吴爷爷正拿着吴父的烟杆子抽着烟,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他需要冷静冷静。

    看到家里人难看的脸色以及爷爷不接自己话茬的举动,吴清竹知道肯定有事。

    贺兰拉了拉吴清竹的袖子,等吴清竹把身子侧过来,便对着他的耳朵小声的解释了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

    吴清竹看着身边日思夜想了许久的小媳妇挨自己这么近就有点心儿飘飘然,听到了退婚两个字立马就坐直了身体:“兰姑娘,你再说一遍,我刚刚没听清楚。”

    贺兰又重头开始说了一遍,这下吴清竹的时候脸都绿了,自己才几个月没回来,家里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扭头看着靠在娘怀里的妹妹,又看了看吴村长家待着的地方,即使再大度的男人这会心里都在暗想,对方也是活该。

    贺兰紧接着又开口道:“二十四日那天村长跟自己儿子还从家里拎了半头猪过来,礼数做的也挺全的。”

    贺兰瞅着吴清竹阴森的眼睛都有点害怕,赶忙打了一个小圆场,生怕吴清竹冲过去找村长干一架。

    “放心吧,我不会干傻事。”吴清竹也十分庆幸吴村长当时没去官府,不然妹妹跟铁柱走的可就是写休书这条路。

    真走了这条路妹妹在村里可就活不下去了,两家从此之后便是死仇了。好在现在也知道两家婚事没成,要是真嫁过去遇到这样的男的一辈子也不会好过到哪去。

    “哥,难道就这样算了吗!”一旁的吴清泉听着贺兰的叙述便更加愤慨,这事总觉得憋屈。

    “有什么不服气的?要是我们两个但凡有点本事也不会让家里的女眷跟着受委屈。要想出气便先自己出人头地,等我们两个都中了秀才,清梅才不会被人看清,即使嫁到地主家人家也得供着!哄着!”

    吴清泉听着哥哥的训导,暗暗的心里发誓,以后一定要出人头地,做人不能活的这么窝囊。
  

  

http://www.xstx.com.cn/133_133537/381624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xstx.com.cn
小说天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xstx.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