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秀才家的小娘子 > 舌头上有个小洞 - 啪啪时0下面痛
    当天的下午贺兰就把衣服拿回了自己的房间,又去清梅的房间去借来的嘣框,把这块固定后,再找来一块废布垫在下面,也就开始了自己最擅长的领域。

    听说未来嫂子要修衣服清梅也有点坐不住了,从门缝里看到自己娘又去屋子里纺布后,清梅就偷偷的跑到了贺兰的房间。

    认真起来的贺兰自然也没发现静悄悄走进来的清梅。

    清梅在这坐了好一会儿后就发现自己的注意力一直都在贺兰的身上,她觉得这会的贺兰特别不一样。平时的贺兰都是小心翼翼,平时都是低着头的,话也比较少,总给自己一种柔弱的感觉。

    此刻的贺兰整个人是安静的,给人一种很自信的感觉,就像是哪家的小姐待字闺中绣着自己最满意的杰作。

    此刻窗口的阳光也很是调皮,刚好照在贺兰的一边脸上,照映的头顶有一圈光环,更加让人觉得高不可攀。

    清梅沉迷在贺兰个人魅力中深深的反应不过来,简直就成了一个小迷妹,觉得贺兰的一瞥一笑都好看。

    等贺兰绣好才反应过来旁边坐了一个人,还不错眼睛的盯着自己看,脸色慌张一下怪不好意思的。

    “清梅,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有,就是觉得刚刚你在绣东西的时候很是好看,不小心就看入魔了。贺兰姐,你之间不是跟大家小姐一起长大的的吗?那么是你长得好看还是那个小姐长得好看?”

    贺兰很认真的想了想,好像自己以前的相貌跟这位小姐的是有几分相似的。由此便肯定的说:“自然是小姐好看!”反正说谁都是一样!

    “我觉得你跟那种大家闺秀一样呢,长得都很好看,尤其刚刚那个派头,可带劲了!”

    “你见过?”

    “以前我娘带我去上香的时远远的我到过,身边跟着两个丫鬟,还有婆子和小厮,下个马车都要人扶着,我以前可羡慕了。”

    贺兰并没有接清梅的话,她说的这种生活隐约印在自己的脑海里,随后便笑了笑说:“看,我绣好了!你看一看能看的出来吗?”

    贺兰把树枝从上到下由粗到细,还有几个树叶,上衣属于是那种宽大的,即使有一点不对劲或者把这块露出了也只能看出是绣在衣服上的花纹,一点破漏的感觉都没有。

    瞅了半天没瞅出来一点不好的清梅,更加兴奋拿着衣服就跑到吴母面前,即使之前有点心理准备的吴母,看到这成品也没想到自己的儿媳妇绣的这麽好。

    这个好不是说绣的的多出彩,而且绣工了得!一针一线的让人挑不出毛病。

    “兰儿,你有没有想过在家接绣活干?”吴母问的小心翼翼,她也不知道贺兰怎么想的,又怕自己说出来贺兰再多想。

    “接绣活?可以吗?”

    “可以可以,就你这绣工,肯定可以,你等会娘给你找块好布来,你试着在上面绣个花样,过两天等竹哥儿去县城带去帮你问一下去。”

    贺兰看着给自己忙前忙后的吴母觉得有点受宠若惊!虽然平时对自己没打过没骂过,也没嫌弃过,贺兰的活也是没少干的。

    想到这贺兰突然想到了前几天发生的一件事,这件事让贺兰对这个时代的人有了更加深的印象:那就是这个时代的人,活着真难!

    有一次吴母把做饭的活计交给了贺兰做,这顿饭是让家人吃的最开心的,也是让吴母心痛的。因为锅里放了半碗米,炒的菜里不小心放一小勺油。

    贺兰在之前孤儿院的时候也没有像吴母这样每天算着吃几粒米,放几滴油的日子。那时候虽然日子难一些,或者偶尔没有米粮的日子,可大家也是有一顿吃一顿,少吃或者多吃。

    因此并不知道在这个社会生活的难处,当听到吴母的敦敦话语的贺兰就被深深的上了一课。

    十五年前村子里赶上打仗又是荒年,家里不管有没有吃的都被官府上门搬走,挨家挨户的一粒米都没有,村子里也有不少饿死的,有不少是吃观音土肚子胀死去的。

    那时候只要看到树叶子都要抢着摘回去煮汤喝,眼瞅着没办法活下去,村里便组织去山上找吃的。

    为了能活命,村里留下大半的壮劳力都跟去了,没想到这一去就被困在山上很多天没能回来,吴爷爷的腿也是那个时候受伤的。

    吴母的娘家人是在山的最里面住着的猎户,在男人进山前吴母当即就带着自己的孩子沿着一条安全道路回了娘家。

    偏偏那几天山里的动物暴乱,天天都有狼叫,还有野兽奔腾的迹象,即使在自家的小院都未必安全。

    吴母看着从家里拿的东西也没办法给婆婆带回来,再回来的时候就是几天后,村里的老人孩子饿死的胀死的有不少,其中的吴奶奶和吴父的弟弟就在其中。

    这段家里的往事被吴母讲出来后,贺兰难受的要死,这几天还以为是吴母重男轻女,明明家里有粮食还不让吃,谁知道还有这些事,都是饿怕的。

    贺兰立即表示以后一定节约每一粒粮食,绝对不会多放一粒米!

    当然,贺兰的保证是没有用的,除了这个做饭时候锅里的东西不让贺兰碰以外,家里其他大大小小事情都交给了贺兰,尤其是这几天已经在教贺兰怎么使用织布机。

    估计再过几天也会把这重要的活计交给贺兰,然后家里的三个女人一起倒班做这个活计。

    不过对这个今天事情的发生可能就会不一样了,当然是作者大大打算给我家的亲闺女打开金手指了!开个玩笑!

    吴母把自己最好的一块布料拿出来,又把家里的针线筐找出来,推着贺兰回了自己的房间后,就让贺兰安心的绣东西。

    临走还不忘嘱咐贺兰今天晚上就不用来做饭了,免得手儿被这些树枝或者其他东西划坏了。就连清梅说要过来学绣花都被吴母打发走了。

    贺兰考虑了一下这个事情里面自己的得失,觉得利大于弊:比如自己对这个家庭有一定的贡献,且有一定的财务来源,那自己在这个家里就是有地位以及话语权的。

    如果每天可以坐在房间绣东西总比自己天天在厨房烧水打下手强,就算到最后自己挣的钱自己拿不到手,依着吴母的性格也不会虐待自己。当然最好是能满足自己的一个心愿。

    要问贺兰现在最大的心愿可能就是能吃上一口鸡蛋!自从来到这个地方餐桌上见的最多的荤腥可能就是这个鸡蛋,由此贺兰来到这个世界萌生了自己的第一个目标那就是一天一个鸡蛋!

    当然最惦记的也不会少了院子里面不会下蛋那只老母鸡,每次贺兰盯着老母鸡的时候清梅就会跟她分享之前喝过的老母鸡汤的味道是是多么好喝!也都是两人一起流了口水才错开眼睛。心里就会一直默念着希望过年能够早点到来,吴母不只是一次说这只鸡一定等到过年吃!这也给两个人无形中布置任务,算日期!

    农家的鸡蛋也算是一个劳力,下的蛋除了给家里的几个男人吃的,剩下的便被攒起来,攒到一定数量就会拿出去卖掉,因此这鸡的身价也由此高了起来。

    不过这天晚上贺兰有幸能吃到了一颗鸡蛋,以为是吴母好心专门给贺兰煮的?当然不是,这是人家吴清竹趁着天黑从门口塞进来的,这种做了好事不留名的事吴清竹自然不会干。

    等屋里的小媳妇开了门对着人家温柔又和煦的笑了笑点了个头、心里想着这该知道鸡蛋是自己送的了吧?然后转身迈步闪人。

    自认为自己的背影帅帅的,背影挺的特别直,人总是在自己的得意的时候出点意外,这位吴才子就是刚好被自己住了二十年的门槛绊了一下。

    等到这位今晚有点呆萌的吴才子关上自己的房门后,贺兰看着手里的鸡蛋,不知道这个鸡蛋是吃还是留着做纪念,因为这个鸡蛋代表的也是自己在这里的第一大糗事。

    事情是这样的:晚上把鸡赶回窝里的贺兰想着绣品的事情一直盯着被鸡下在墙角的鸡蛋。盯久了也就出神了,一出神就回味起上辈子吃过的鸡蛋是什么味道。

    而此刻从学堂回来的吴清竹就好奇上前询问:为何不捡起来?答:我想知道这个蛋的味道!问:没吃过鸡蛋吗?答:呜呼哀哉,此蛋与我无缘!

    此刻特别应景的口水流了出来,忙着擦口水得贺兰才反应旁边是一个男人。奈何嘴边湿漉漉的实在觉得没脸见人。正要掩面奔逃,不料被这“贼子”不对是才子一把拽住,再然后递出了手帕。

    当然姑娘也不是一般的姑娘,没有被男色所迷,力气也是比一般女子大,转身走得动作没刹住,恩是的,成功的把才子带倒在地。此时一人站在一人在地,就这样对视后姑娘还是选择了自己的颜面,扭头就跑。

    至于两个见证这整个事件的鸡蛋,自然就被有点恼羞成怒的才子吩咐让煮了,也就有了今天晚上的事情,其中一个“见证者”就在这姑娘的手中。

    欲知后事,且听我下回讲解!
  

  

http://www.xstx.com.cn/133_133537/381623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xstx.com.cn
小说天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xstx.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