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秀才家的小娘子 > 无翼乌漫画漫画大钅 - 啪啪带套以后女方痛
    “姑娘,你可算醒了,还好还好。”

    “你……我……”

    “你……不记得了?”

    “这是哪里?”

    “这是蔡州县的县城,当时你晕倒了,我只能带你来这找大夫了。”

    此刻动了一下胳膊的贺兰疼的咬牙,身上的疼没有心中的恐慌来的真切,贺兰觉得就如同一声雷在耳边响了起来:原来一切都是真的,那我到底是贺兰还是贺茹墨,我到底在哪?

    “大夫说你已经没有大碍了,等你醒了就好,没想到的你这一睡就是三天。我们离家里还有一天的路程,现在走估计晚上就能赶到了。”

    听着对面男子说的话语,贺兰却是不知道怎么说,怎么做了,自己明明死了,在醒来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到底是自己没死这只是一场梦还是这就是地府?

    看着不说话盯着桌子发呆的贺兰,无奈的吴清竹只能自己动手收拾东西,然后把东西先放到马车上再回来叫贺兰起身。反应过来打量下现在的环境起身的贺兰发现自己的浑身都如针扎的疼。

    “姑娘,还是我扶你起来吧,你伤的很是厉害,大夫说注意点休息不然会留下后遗症的。”

    贺兰被扶着也没能自己走动,这个身体在那名义上的舅母和舅舅的殴打下早已经遍布伤痕,每动一下就觉得骨头要散架一般。

    “姑娘,失礼了。”没办法的吴清竹只得弯身把背疼的没法走路的贺兰拦腰抱了起来。

    此刻的贺兰也没有心思去感受男子的臂膀多么有力,因为抱着自己的时候背部会有弯曲,猛的一动就觉得骨头要碎了。

    吴清竹还是赶着之前的马车,贺兰就躺在马车的中间。这辆马车并没有自己在电视剧上看到的马车豪华,什么高架子,帘子遮挡之类的,这个就只是一辆车斗而已,车斗后面用木板钉着,车里放着一些行李和一个大木箱子。贺兰要用手扶着车斗的两边,可能不小心就滑落到车斗后面掉落下去。

    到中午的时候马儿就停了下来吃草歇息,贺兰也被扶下车斗靠着路边的大树歇息,贺兰接过吴清竹递过来的水袋对着吴清竹笑了笑就扭头喝了起来。然而不喝还好,越喝越饿,肚子也就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不好意思,因为看病,我手里的银钱全用完了,你先忍一忍,晚上就到家了。”

    “嗯,谢谢,我还好。”这算是贺兰跟吴清竹说的第一句话,吴清竹却觉得很是欢喜,他想两人也算是夫妻了,如若这位姑娘并不愿跟自己走,并不愿跟自己过日子自己当真是有点不知道怎么办了。

    吴清竹本来也不是那种会管闲事的人,当那日看到贺茹墨的时候就觉得这样的女子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待遇,她应该是天上的明月,就像跌入凡间的仙子。

    看着那忍耐且又无助的眼神自己就不自主的走了过去伸出了正义的手。咳咳,应该是正义。

    话本里都是这么写的,才子遇佳人落难然后出手相救,佳人便以身相许,虽然他两跟话本上说的有点出入。不同的是别的佳人是自己以身相许,自己这是直接敲定把两个人绑定在一起了。

    此刻的贺兰却是想着还好当时有这个公子的出现,要是换成那个老光棍自己估计不会想太多,立马抹脖子自杀,即使活着也不会让她有多少留恋。

    贺兰想着既然活着那就暂时看看再说,初来这个地方还是先找个靠山跟着吧,毕竟自己还是逃犯之女,要是被别人发现,这重新感受世界的机会不就没了。

    她还在奢望着自己没得到的亲情,她想知道在这个世界自己会不会过的更好一些。

    紧赶慢赶终于在晚上八点左右的样子到了村口,此刻天已经黑透了,两人赶着马车走在村里也没见到一个人。

    吴清竹的家在村子的最后面,赶着马车轻声的到了地方就发现门口坐着一个老头拿着烟杆抽着烟,头还一点一点的,真怕一低头就会倒下去睡着。

    “爹,我回来了。”

    “阿牛?阿牛回来了?阿牛他妈,快快,阿牛回来了!”

    这时不等门口的老大爷说完话从屋里又冲出来一个妇人,看到门口的吴清竹直接就冲了过来,左右摸了摸前后看了看,发现没有什么大碍“哇”的一声就哭了。

    “儿啊,你可回来了,不是捎信说三天前就应该回来了吗?你咋到现在才回来?”

    “你当时走的时候我就让你找个人陪着你,可你非要一个人,这一走就是一个月的,一个月音讯都没有。你可吓死为娘了。”

    “娘,你别哭啊。千万别哭,我这不是好好回来了?走,赶紧先回家去,等进屋后我在跟你细说?”

    “好好,走进屋,肯定没吃饭饭吧,你看看这饿的。”

    “清泉、清梅、赶紧帮忙把马拉进去,帮你哥把东西搬屋里。”

    “娘,等会,车里有个人。”吴清竹说了这话后一群人才发现车斗里还有个人,而且还是个女人。

    “这……这……”一群人都有点呆愣不知道怎么办。

    “娘,先进屋,你先给我做点吃的,都一天没吃饭了,吃完饭我再跟你细说怎么一回事。”

    “好,好,姑娘你也下来吧。”

    “她身上不方便,清梅你扶着点。”

    “哎,好。”

    “呦,清竹回来了!”这是隔壁红婶子的声音,村里这些人多多少祖辈都是亲戚,这个红婶子夫家的爷爷跟他爷爷就是亲兄弟。

    “是啊,婶子,刚回来,要不来家坐坐?”

    “不了,你先回去休息休息吧,就是听到声音我跟你叔出来看看,等明个我们在过去。”

    等几个人进了堂屋就看到一个老头坐在正上位,吴清竹也赶紧松开母亲握住的手,拍平身上的褶皱,对着上位的老人就跪了下来。

    “孙儿此去月余,此次乡试未能入榜,愧对祖父的教导,但孙儿不曾灰心,之后定会更加努力,定能考上秀才,必定光宗耀祖。”

    这个年代,没有背景,没有身份,还没钱真的是很难考上的,就比如,在大家族里面的书是看都看不完的,而乡下有几本启蒙的书却是一家或者整个村落的宝贝了。

    没书怎么办,没书就要买,买一本书有可能都是清贫家的半年的开销,买了书也并不代表能考上,还需要有先生的教导。

    找到先生还要交束脩,既然学习就要有纸笔墨等等的开销。总和这些来说有的地方真的就是一个村落或者一个乡供养一个人,能出一个秀才遇到在自己所住地那就是排面了。

    “起来吧,希望以后谨记做事要牢固稳扎稳打,切勿操之过急,有这次的经历相信以后你也多了些经验,对你来说也是好事,让你娘给你做点吃的吧,吃完早着休息,我先回屋了。”老人年龄大了,这几天因为大孙子没回来也是没睡好觉,看到大孙子安全回来了也就松下了心里这口气。

    趁着自己娘去做饭的空档吴清竹叫着清泉把自己车上的行李搬了下来,等那个大点的箱子搬下来才知道里面装着的都是书。

    “哥,这些书你是哪来的?这么多!”

    “嘘,别出声,等有时间再跟你说,先帮我搬进去。”

    刚14岁的小伙子明显没有太大的力气,最后还是把儿子行李搬进屋里出来的吴老爹帮着给抬进去的。贺兰觉得他们实在太费劲了,书可能就只是箱子的3分之一重,而箱子那么破旧,实属没必要这么费劲吧。

    到了陌生环境的贺兰就扶着墙靠边站着,不敢说话也不敢乱看。上辈子的贺兰是孤儿,好不容易在孤儿院活到十八岁就被检查出来了肺炎,没办法的自己只能去很多地方挣钱打工,靠着一些社会人士捐赠以及治疗活到了二十,然后上天并没有给自己好运,在一次手术中没有坚持过去,就来了这个世界。

    她想自己应该是有遗憾的,比如她想有个家,有个爸爸妈妈,她想有亲人,可是自己就连死去的时候都是孤零零的躺在病床上,主刀的医生帮自己申请到很多补助,对自己也很好,但是她知道那些给自己送东西送钱的都是出于怜悯。她感念他们对自己的好,但是他们确实给不了自己想要的亲情。

    “姐姐,你先坐吧,待会我娘就做好饭了。”这话是小姑娘说的,瘦小的脸上挂着两个大葡萄一样的眼睛,炯炯有神却又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被她大哥领回来的女子。

    “谢谢。”

    吴清竹把东西都收拾好在屋里也没有出来,屋里隐约也传来了爷三个的说话声音。这个时候堂屋就贺兰一个人坐着,小姑娘看贺兰不是很想说话也就跑到了厨房帮自己的母亲了。
  

  

http://www.xstx.com.cn/133_133537/381623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xstx.com.cn
小说天下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xstx.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